但国内的舆论反对派则有很大不同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06-20 06:01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同理,如果官方多做批评和自我批评,公众反而会给予更多的理解。如果官方盛行表扬和自我表扬,批评一点也不会少,而且它们将由公众带着巨大情绪去做,甚至形成官民对立。

习近平总书记近日在河北参加省委常委班子民主生活会,提出要坚决用好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武器。河北常委班子的一些批评和自我批评细节得到报道,令人耳目一新。许多在公开报道中从不与在职高级官员沾边的缺点和问题,在该民主生活会上与具体人挂钩,这出乎很多人的意料,是一次罕见的批评和自我批评示范。

批评和自我批评是党保持先进性的重要法宝,在新时期坚持它被证明并不容易。一段时期以来,中国一些官员乃至主流社会流行“表扬和自我表扬”,其造成的负面效果已经不言而喻。

官方的成绩和不足都摆在那里,它面对一些批评事实上无法避免。这和一个人的舆论处境有相似之处。一个人如果多做自我批评,社会对他的支持和包容就会相对多一点。如果他爱摆自己的成绩,来自社会的批评就会更多。

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,当前最重要的恐怕还是官方内部的适应度问题。民间对它的欢迎以及它对全社会的正面作用都不必怀疑。互联网上少数人搞借题发挥,这决非社会主流态度。我们坚信,官方批评和自我批评作风坚持得越好,中国社会将越和谐。

如今批评和自我批评的重兴,首先是中央新领导集体政治自信的表现。如果它能够成为官方的常态作风,不仅会在官方内部带来有益的改变,也必将对舆论的氛围产生强有力的影响。中国的官风一直是社会风气的关键性塑造元素,这个规律不会在批评和自我批评的问题上出现意外。

中国官方必须有能力在复杂舆论环境下坚持批评和自我批评,并且实现这样做与激励社会信心的相互促进和平衡。将二者对立起来必然导致最终的只逐其一,伤害国家之本。

中国作为共产党长期执政的社会,批评和自我批评成为关键性的思想资源和政治动力。然而这个信念不断受到干扰。一方面中共执政的国际环境只在改革开放初期有过短暂的相对缓解,在大多数时间里都较严峻。另一方面互联网带来中国内部舆论环境近年的剧变,中国无政治反对党,但社会上的“舆论反对派”表现激烈。这些因素导致党内一些人对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产生犹豫。

西方舆论对中国的态度永远都取决于西方同中国的利益关系,中共执政的真实效果能对此产生的影响很小。但国内的“舆论反对派”则有很大不同,“舆论反对派”中多数人的终极利益同国家政治的运行目标是一致的,他们的逆反和抵触有着极其复杂的原因,官方的批评和自我批评对他们有着很强的长期化解作用,而被其“利用”加以炒作的风险往往是一时和短线的。

【原文链接】为高官们公开批评和自我批评鼓掌

实际上,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在任何国家的官方系统内部都是一个考验。西方政治的主题词是竞争、对抗,但它是各种力量之间的事情,在执政党和反对党之间尤其尖锐。西方的社会反思和纠错以政治竞争和对抗为动力,执政党需要优先应对来自反对派的意见倒逼,而不太有能力和空间在内部做主动的批评及自我批评。